星 火 燎 原

我只剩下还爱你的本能,失去了曾经的热情

8.22 keyel

Pate1  “我们将相遇”

什么时候开始有记忆的?生活在废土的瘦小拾荒者并不知道。keyel也不知道。灰格将捡来翻盖的小镜子视为珍宝,这对于年幼的生命体来讲已经是是及其吸引人的存在了。
 而keyel仅仅是观测着这片荒芜的土地而已,焦黄的土地,没有半点的生命气息,裸露弯曲钢铁与倒塌的混泥土建筑物,这是这个世界上存在最广的生态群。而这背后耸立的高墙,不过30米间隔的区域内生命力盎然并发。两级分化的数值让keyel无所适从。
  keyel并不是经常固定在哪里,被压在书下面,随手塞进衣服兜里,或者被放到支撑点不稳定的混合材质架子上。
  keyel存在的太久了,它自然更喜欢被放到高处观察一切而不是到处随着灰格颠簸。keyel把自己藏起来了,通过扫描查看这个世界,灰格的房间是个十平米左右的单人房间,地面倾斜近28度角,床靠墙角正对架子,窗洞损毁度较轻没有固体遮挡物,仅用防水布料遮挡。
  keyel在高处上呆了近半世纪之久,她看着灰格从脆弱的幼生智慧体变成了成年的智慧体,如此再看着灰格与另一个智慧体进行了繁衍,又有了新生的小智慧体,如此往复,它见证了灰格的一生,直到她死亡,甚至离世的过程,都被以数据的方式记录了下来。
    【灰格】一段无法被解读的特殊电波的名字
     【灰格的火种】keyel如此在标记着,为灰格的孩子打上标签。
  凭空而来混乱的代码入侵keyel的数据库,名为悲伤,“我们将相遇” keyel思考着进入休眠。
  
  
  

首先感谢这位佛系小丑,爱您
唔……不知道是不是赛前抱怨了一下就被放了……反正不管怎样都爱您。

今天被杰克虐到心肝疼……
第一次遇到一个带玫瑰手杖的杰克先生还被送上天了……然后杰克先生送医生小姐姐去地窖了……
日常羡慕医生小姐姐……

和晏华的最后一天
爹爹真的苏到爆啊!!!
他怎么能这么撩!!ヘ(;´Д`ヘ)
【我永远喜欢晏华】

【女指中心/微晏指】终点

*第二人称叙述【大概……其实我不大能分清这个。】
*女指挥使
*微晏指
*叙述者私设人物
*ooc有
*私设叙述者【单恋】指挥使
【喜欢女指挥使一辈子!!!!吹爆她!!】
*时间线略乱
*小学生文笔
*注意避雷

1
[我不知道她为何哭泣,但我能感受到她的悲伤]

在高一临近暑假时最普通的一个午后,她便一觉不醒。她的昏迷持续到她入住医院后的第七天后的清晨。

我记得那天的景象,清晨的太阳的光芒洒入她的病房,光芒并不刺眼。床头水瓶里的花束散发的清香散尽在空气中。

因为长时间的昏迷她整个人显得有些消瘦,栗色的长发散落在病床上,与病床的白色被单对比,颜色有些刺眼。她的左手抓紧被子捂住了嘴,用还扎着针头的右手胡乱的抹着眼泪,那时她的眼泪好像怎么都停不下来。

我甚至不明白她在为什么而哭泣。我担忧的只是她依旧扎着针头的右手,会不会因为她太过用力的擦泪而鼓针。

但我知道,我能感受到。她在哭泣时,那浓烈的,已经溢出来的悲伤感。

2
[她做了一场梦,她很累,但她很开心]

指挥使,她在那场梦境中的身份。

她说那是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她在无尽的七日中挣扎着,试图走出一个美好的结局。尽管刚开始每一次结局都是不尽人意,尽管每一个七天之后她都会被[神]清去记忆。
尽管每次醒来只有一个载满信息的终端会留在她身边。

后来她耍了一点小聪明,试图在终端上留下了一点信息,以用来警示自己不要再次在同样的选择上,犯下同样的错误。她凭借这一丁点的信息,跌跌撞撞真的走出了别的结局。[神]似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此毫不在意。

说到这她嘴角上扬,眼里带上笑意。这时她的面色红润了不少,整个人比起刚苏醒时更有精神了。

再后来,她在无数次轮回,开始摸索其他的事情,她开始探究她身边有着超乎常人力量的,被称作[神器使]的那一群人的过往。她努力想要了解他们,最终她也真的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牵。

她向我回忆着她眼中的[神器使]们。端庄优雅温柔的中央庭女王[神使]安托涅瓦,冰雪聪明的赌运极好的[鬼牌]爱谬莎,她从研究所带出来的最喜欢的小妹妹[梦之摇篮]穆亚 ,以及每次去白夜馆最后用小鱼干勾引回来小猫的[铃兰]白 ……

她沉浸在回忆中,她缓缓述说的,每一个人的形象都变得鲜活了起来。最后她小小的惊呼了一声,抬手拍拍自己的脑袋,向我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俏皮的表情来。

她开始诉说回忆里最后一个人时,她的头低了低,面颊更红了,这时的她终于摆脱了苏醒后不符合她年龄的稳重感,她的举动像极了青春期恋爱中的少女。

终于她开口了,我也有幸听到了,她眼里的那个人的形象。智商高超,严肃,并不是很会照顾人情绪,并且说话有点毒的,严于律己的那位被冠以[神之头脑]称号的[神器使]。

她一直不敢表露情绪暗恋着的人,她眼里最温柔的人的名字。

晏华

她口中反复念着这个名字,眼里闪烁着的温柔的光芒更加耀眼了。

3.
[她喜欢晒太阳,也更喜欢倾诉故事]

因为学业的缘故我在后来的很久很久都没有亲自见过她,她也没有再来过学校。我们之间紧紧是通过极短的电话联系。直到高三毕业后我才再次见到她。

我是在城北的疗养院再次见到她的,她坐在花园阳光最足的长椅上。见到我她便示意我坐到她的身边,长椅被太阳晒的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她枕着我的肩膀,我感受到她的头发依旧软软的,她有点消瘦了,但是依旧很有精神。她眯着眼睛,面朝太阳,慵懒的如猫一般。

我们就在花园里坐了一下午,我听着她继续讲述着她在梦境中的故事她最不喜欢的那场牺牲结局,和关于她暗恋着的那个人故事,直到太阳偏西向下落去。

那年暑假我接到一所离家很远的,也离她很远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我为了节省路费除假期便很少回到这个城市了,毕竟我的家已经落定在了那里。

每年暑假我依旧会回到这里,和她一起窝在公园的长椅上,懒懒洋洋的晒上一个下午的太阳,听着她全区域解放后,因为神之头脑不太坦率的夸奖而脸红,或者在情人节时偷偷摸摸的给那人送巧克力。

我以为这样陪她晒太阳的日子,会永远的持续下去。

4.[她告诉我,她找到了通向所有人都幸福的结局]

那是我步入工作的第二年

我不知道我在接完那一通电话时是什么表情,我甚至忘记自己是怎样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这座城。

她更加消瘦了,她的脸色太过苍白,快与她的病床融为一体了,她好看的软软的栗色的长发失去了光泽,但她的眼睛依旧亮着。

她已经快要起不来床,只能靠她的母亲扶起来,在窗边的墙上晒晒太阳了。

我坐在她身边,她把头如同以往一般靠在我的肩上,“再听我说说最后一个故事吧,我所找到的,那个通向所有人都幸福的结局。”她在我耳边低语,这次她握住我的手了。

太阳西偏时她说话开始断断续续,“太久了哦,净化黑核的话是要消耗生命的……嘿……虽然回来后表面上没多少有改变……但是……实际上身体里面早就开始坏掉了……”

她动了动把头埋进了我的脖颈,轻轻的低语,她的眼里浸透了我的衣领“我不是圣人,也会怕死啊……但是所有人……都获得幸福的结局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我一个人的话…就足够了……”她的身体微微颤抖,抓着我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谢谢”最后她这么说到,那晚她和很多人告别了,她一直挺到了清晨的到来,她说她喜欢太阳,因为太阳和晏华一样温柔。

我不知道她的故事是否都是真的,也不明白,她不幸福的结局怎么算的上是所有人都幸福的结局。

5.
[我喜欢陪她晒太阳,也喜欢慵懒如猫的她]

在她离去后的第二年四月,我的生活渐渐回归了正轨。

那本该是个平常的日子,如果没有电视里的新闻报道,如果没有。

妹妹的尖叫从客厅袭来,我不得不放下刚刚捡起的碗筷,快步向客厅走去,电视里播放的画面却让我头皮发麻,无数的怪物从黑色的洞中走出,它们冲散在街道上,攻击着四散逃离的人群。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高楼大厦冒出了火焰与灰色的烟雾。世界末日一般。

和她说的一样,[黑门事件]爆发了。

6个月后那座千疮百孔的城市终于被修复了,[神器使]出现了,中央庭建立了,黑门被封锁在了那片区域,城市也换了新名字。变成了从她口中描绘过无数次的交界都市。

我端起手中的杯子,给自己灌下一口水。我朝对面的人耸了耸肩,“喏 接下来的你就都知道了。”

霞抚摸着她腿上的黑猫,不可置否的看着我,沉默许久,最终她还是轻笑着开口了“我已经完成了和她之前的约定,但是她很有意思,我便继续看下去了。但是我没想到还会出你这样的变数。”

“我只是找个人说说故事。”我垂下眼睑,盯着手中的水杯,看着剩余的水在我的晃动下,出现了波纹不再平静。

“既然神打开了盒子 ,有意让这条时间线在世间延伸下来,那我就认定神,默认她找到了最好的结局。”我边说着边站了起来,转身向出口走去。

“如果和你说的结局一样呢。”霞的声音从身后传进我的耳朵。

“我知道不能干预,我没有能力弑神,所以我会向神明祈祷她的幸福。”我转过头直视着霞如同红宝石般的双眼。“我喜欢她,我喜欢陪她晒太阳,也喜欢慵懒如猫的她。”

“我是外来者,但是我不想只做旁观者。”我转过头白夜馆外面的太阳依旧明媚。和以往的夏天一样。

“好运。”半响身后只有这句话传来。

6.
真正的七天开始了,我在电视上见到成为指挥使的她了。
和很久之前一样,充满活力,眼里有着无尽的光芒闪烁,依旧充满活力。

[有你的幸福,才是所有人的幸福。]
[神明,请允许我向您祈祷她的幸福。]
[在所有人都幸福的终点,我希望她也幸福。]

【梦境】海岛,废墟,歌

说实在第三次经历这个梦了,比起它多次来访我更在意自家小女儿为什么会频繁出现在梦里emmm
有种自己女儿闲亲妈不关心她,特意出现的感觉x
这个梦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没怎么在意orz,这次居然有嗅【味】觉了,其他触感也是无限放大。

【比起梦我感觉我更像是在经历自己一直想要经历的生活。】
@阮清秋 秋秋秋又来了,第三次了这个梦,有新解析和新灵感啦!!!来造作啊!!
——————————————

向远处望去是青蓝色的海平面一望无际
潮起潮落,海水卷起白色的浪花拍打着海滩,又渐渐退去
能看清楚最近外围的银白色沙滩和白色海浪相交融
海面上镶嵌着零零散散的岛屿,似环似符,散落于此。
远,再远一点看见了不知名的鲸鱼群游荡而过
柔和的海风将歌声送入耳畔,【人鱼】的歌声悠扬婉转,藏匿悲伤。
诱惑人心一般,寻声,眼前失去聚焦,一步一步走向诱惑,却失足跌落悬崖,踏入甜蜜的陷阱。
被茂盛的树冠,以及盘杂在树与树之间,交错不一的藤蔓托住,并没有到丝毫的伤害,落地。
将生长于海岸沙滩的植被踩在脚下,拨开阻挡前行的树枝,我所见即是宏伟壮丽的建筑群。
石柱上雕刻着各样浮雕但是被风雨侵蚀已经模糊不清,残缺不堪了,伸出手触碰,却依旧可以感受到从指尖传来的炽热的情感,描绘着这里曾经的繁荣,人们的信仰,
——【神眷顾之地】
向里,建筑群的深处是令人惊叹的,保存完好的,由灰蓝色石头砌成的圆形高台。
以圆中开头,四散扩开的是环刻着一圈又一圈的文字,站在高台下抬头看着屹立在在高台中间,浅粉色短发身着白色长裙,赤足的女孩,以及如同鱼鳍般的双耳
那是歌声的源头。

她向我转过身而来
在风中飞舞的短发,如帆般扬起的略显宽大的白色裙摆。
她伸出了手

向我伸出手
朝着我的方向
说着什么……
口型模糊着
并不真切,她的声音埋没在了【咸咸的】海风中

——————————————————
【人鱼】:很确定了,养的几个孩子之中只有最小的角色是个人鱼设,粉红色短发和白裙是标配√所以说记录的时候下意识的连接在一起了,虽然我并没有真正考虑过有摆脱鱼尾拥有人类躯干的小女儿是什么样。

【神眷顾之地】:意义上的眷顾之地了,应该也是某个设定没涉及到的漏洞点,可能是连接之桥附近的孤岛群落吧,在梦里的感觉像是云城撞击世界树时某个脱落的部分。因为建筑设定上很像。灰蓝石祭台,可能是向云兽献祭的场所。

【咸咸的】:这个不应该是味觉吗????为什么我第一反应是问到的???以前,前两次绝对没有这样无限放大的感官感触。而且口型没变但是更加听不清说的什么了,风大沙子刮脸疼没注意。但是应该不是“回家”这个词了orz

——大概是第三次了,其实还有个可能有关联的梦境后续,但是感觉没办法强行联系。【我真没设定过冰上之城啊!!还是半截在海里半截在海面上的,有毒吧……极地设定我想都没想过!!不过貌似都是灰蓝石材作为主建筑材料……】




鲸果然是一种美丽的生物啊
QAQ画不出它的万分之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