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 火 燎 原

今日以后便不是一人之梦
20181205
谨记,谨记。

头像来自兔子尾太太!

永远喜欢栖风组
不管那只青鸟飞翔何方。

永远喜欢冬晴神仙模范伴侣!

“想与你一起看夜幕星河”

    女指挥使

    初心来自晏华周年庆舞会满足剧情“两个人的旅行(大雾)”

    晏华视角的指挥使

    现在看来带入任何一对cp视角都行hhhhh

失眠夜产物,心烦气躁,无法安稳

2019年第一篇文

关于某个女巫小姐和她的魔镜的故事

梗‖存稿‖魔法学院系列(?)

    来源于梦境碎片二次加工√

     并不是很正经的存在√

   ――――――――――

      1.  家门口溪流捎来装在漂流瓶里的入学信

   2.坐满人外生物的列车

  3.深谷里的魔法学院

  4.地下储存室里带着羊头骨面具的男人

  5.学院蓝玫瑰花丛里隐藏着的小路

     6. 塔楼里那只敲钟的黑天鹅

  7.圣诞节礼堂里花仙子和妖精们的合唱

 8.传言藏在学校某一个角落,要只写上暗恋人名字,必定会得到回应的笔记本,只剩下两个名额的空行。

  9.不可被使用,寄托了无数梦想的老魔杖

  10.隐匿黑暗中手握提灯的修女

  11.只为你一人转动的怀表

 12. 10月31日拥抱满屋的糖果睡去

     13. 11月1日飞至院长室的白鸟,脚上的刻了名字的银环闪闪发光

  14.某天清晨早起的舍友在露台上对你微笑,说着“我来自未来”,在第一缕晨光变作泡沫融化在了一片光芒里

 15.   枫木,十三寸整,杖芯是独角兽的鬓毛和龙心弦,属于你一人的魔杖

  16.敲碎窗沿顶冰凌后,下落碰击石台阶响起清脆的音色

  17.[Expecto Partronum]  穿过蓝色烟雾停留在肩膀的知更鸟,可那只夜骐和飞舞的欧夜鹰又是谁的守护神?

  18.漆黑的马褪去了浓厚的色彩/枷锁变成了纯白的独角兽,眼里流淌的是时光河流水底里,千万年沉淀细碎地金色砂砾。

  19.头顶是无尽的螺旋楼梯,沉厚的钟声回荡在塔内,振的耳膜生疼,却义无反顾的登上了无尽的旅途。

  20.手握线团在迷宫前行,终能窥望到一处宝藏

    21. 那颗微不足道的石子,从苍穹之上下坠,拖拽着漂亮的蓝色长尾,击倒了从幼年至今建立起的高塔。

  22. 世界存在着AB两个端点,另一端的你又是何种模样?

      我不曾相信这个理论。

      “你好,成为身为魔女的我!” 直到“我”穿着“魔女狩猎者”的统一服饰,举着猎枪站到了我的面前

《冻结之舟》

全文7241字
给友人的文个人文,在这堆一下
最后一篇未修改
结局请以he为正统结局

乱七八糟的梗都是内部人员读的懂的东西
后续会补世界观和设定的注释

是个系列的开篇咕咕...会写完的嗯...
反正都是给亲友的x

呦!打扰了!欢迎来到我的城!

这圈用名半夏/眠玖

私人私设名陆北秋/莫秋鲤

这是我家宝贝仙女绑画 @霾Sir

我是深夜在你床边编织蛛网的捕梦人

我也是黎明前垒砌石砖水泥的筑墙工

文手/画手技能均在56线外,没什么能力,给自己圈了个安全温馨的小圈子,满足于这份安逸,足矣。

主圈aph/永远的七日之都/原创

cp相关:all女指all不解释√

                晏女指是心头好√

                 伊女指赛高!!!

              bg/gl/bl 食用无差,请给我安利!

永远喜欢同风太太和小枝!诸君!我永远栖风组!!!晏女指群的大家是宝物!!
是霖君吹x

均是以上过激迷妹粉x

这里是个神奇的仓库√

不定期堆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8.22 keyel

Pate1  “我们将相遇”

什么时候开始有记忆的?生活在废土的瘦小拾荒者并不知道。keyel也不知道。灰格将捡来翻盖的小镜子视为珍宝,这对于年幼的生命体来讲已经是是及其吸引人的存在了。
 而keyel仅仅是观测着这片荒芜的土地而已,焦黄的土地,没有半点的生命气息,裸露弯曲钢铁与倒塌的混泥土建筑物,这是这个世界上存在最广的生态群。而这背后耸立的高墙,不过30米间隔的区域内生命力盎然并发。两级分化的数值让keyel无所适从。
  keyel并不是经常固定在哪里,被压在书下面,随手塞进衣服兜里,或者被放到支撑点不稳定的混合材质架子上。
  keyel存在的太久了,它自然更喜欢被放到高处观察一切而不是到处随着灰格颠簸。keyel把自己藏起来了,通过扫描查看这个世界,灰格的房间是个十平米左右的单人房间,地面倾斜近28度角,床靠墙角正对架子,窗洞损毁度较轻没有固体遮挡物,仅用防水布料遮挡。
  keyel在高处上呆了近半世纪之久,她看着灰格从脆弱的幼生智慧体变成了成年的智慧体,如此再看着灰格与另一个智慧体进行了繁衍,又有了新生的小智慧体,如此往复,它见证了灰格的一生,直到她死亡,甚至离世的过程,都被以数据的方式记录了下来。
    【灰格】一段无法被解读的特殊电波的名字
     【灰格的火种】keyel如此在标记着,为灰格的孩子打上标签。
  凭空而来混乱的代码入侵keyel的数据库,名为悲伤,“我们将相遇” keyel思考着进入休眠。
  
  
  

【女指中心/微晏指】终点

*第二人称叙述【大概……其实我不大能分清这个。】
*女指挥使
*微晏指
*叙述者私设人物
*ooc有
*私设叙述者【单恋】指挥使
【喜欢女指挥使一辈子!!!!吹爆她!!】
*时间线略乱
*小学生文笔
*注意避雷

1
[我不知道她为何哭泣,但我能感受到她的悲伤]

在高一临近暑假时最普通的一个午后,她便一觉不醒。她的昏迷持续到她入住医院后的第七天后的清晨。

我记得那天的景象,清晨的太阳的光芒洒入她的病房,光芒并不刺眼。床头水瓶里的花束散发的清香散尽在空气中。

因为长时间的昏迷她整个人显得有些消瘦,栗色的长发散落在病床上,与病床的白色被单对比,颜色有些刺眼。她的左手抓紧被子捂住了嘴,用还扎着针头的右手胡乱的抹着眼泪,那时她的眼泪好像怎么都停不下来。

我甚至不明白她在为什么而哭泣。我担忧的只是她依旧扎着针头的右手,会不会因为她太过用力的擦泪而鼓针。

但我知道,我能感受到。她在哭泣时,那浓烈的,已经溢出来的悲伤感。

2
[她做了一场梦,她很累,但她很开心]

指挥使,她在那场梦境中的身份。

她说那是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她在无尽的七日中挣扎着,试图走出一个美好的结局。尽管刚开始每一次结局都是不尽人意,尽管每一个七天之后她都会被[神]清去记忆。
尽管每次醒来只有一个载满信息的终端会留在她身边。

后来她耍了一点小聪明,试图在终端上留下了一点信息,以用来警示自己不要再次在同样的选择上,犯下同样的错误。她凭借这一丁点的信息,跌跌撞撞真的走出了别的结局。[神]似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此毫不在意。

说到这她嘴角上扬,眼里带上笑意。这时她的面色红润了不少,整个人比起刚苏醒时更有精神了。

再后来,她在无数次轮回,开始摸索其他的事情,她开始探究她身边有着超乎常人力量的,被称作[神器使]的那一群人的过往。她努力想要了解他们,最终她也真的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牵。

她向我回忆着她眼中的[神器使]们。端庄优雅温柔的中央庭女王[神使]安托涅瓦,冰雪聪明的赌运极好的[鬼牌]爱谬莎,她从研究所带出来的最喜欢的小妹妹[梦之摇篮]穆亚 ,以及每次去白夜馆最后用小鱼干勾引回来小猫的[铃兰]白 ……

她沉浸在回忆中,她缓缓述说的,每一个人的形象都变得鲜活了起来。最后她小小的惊呼了一声,抬手拍拍自己的脑袋,向我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俏皮的表情来。

她开始诉说回忆里最后一个人时,她的头低了低,面颊更红了,这时的她终于摆脱了苏醒后不符合她年龄的稳重感,她的举动像极了青春期恋爱中的少女。

终于她开口了,我也有幸听到了,她眼里的那个人的形象。智商高超,严肃,并不是很会照顾人情绪,并且说话有点毒的,严于律己的那位被冠以[神之头脑]称号的[神器使]。

她一直不敢表露情绪暗恋着的人,她眼里最温柔的人的名字。

晏华

她口中反复念着这个名字,眼里闪烁着的温柔的光芒更加耀眼了。

3.
[她喜欢晒太阳,也更喜欢倾诉故事]

因为学业的缘故我在后来的很久很久都没有亲自见过她,她也没有再来过学校。我们之间紧紧是通过极短的电话联系。直到高三毕业后我才再次见到她。

我是在城北的疗养院再次见到她的,她坐在花园阳光最足的长椅上。见到我她便示意我坐到她的身边,长椅被太阳晒的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她枕着我的肩膀,我感受到她的头发依旧软软的,她有点消瘦了,但是依旧很有精神。她眯着眼睛,面朝太阳,慵懒的如猫一般。

我们就在花园里坐了一下午,我听着她继续讲述着她在梦境中的故事她最不喜欢的那场牺牲结局,和关于她暗恋着的那个人故事,直到太阳偏西向下落去。

那年暑假我接到一所离家很远的,也离她很远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我为了节省路费除假期便很少回到这个城市了,毕竟我的家已经落定在了那里。

每年暑假我依旧会回到这里,和她一起窝在公园的长椅上,懒懒洋洋的晒上一个下午的太阳,听着她全区域解放后,因为神之头脑不太坦率的夸奖而脸红,或者在情人节时偷偷摸摸的给那人送巧克力。

我以为这样陪她晒太阳的日子,会永远的持续下去。

4.[她告诉我,她找到了通向所有人都幸福的结局]

那是我步入工作的第二年

我不知道我在接完那一通电话时是什么表情,我甚至忘记自己是怎样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这座城。

她更加消瘦了,她的脸色太过苍白,快与她的病床融为一体了,她好看的软软的栗色的长发失去了光泽,但她的眼睛依旧亮着。

她已经快要起不来床,只能靠她的母亲扶起来,在窗边的墙上晒晒太阳了。

我坐在她身边,她把头如同以往一般靠在我的肩上,“再听我说说最后一个故事吧,我所找到的,那个通向所有人都幸福的结局。”她在我耳边低语,这次她握住我的手了。

太阳西偏时她说话开始断断续续,“太久了哦,净化黑核的话是要消耗生命的……嘿……虽然回来后表面上没多少有改变……但是……实际上身体里面早就开始坏掉了……”

她动了动把头埋进了我的脖颈,轻轻的低语,她的眼里浸透了我的衣领“我不是圣人,也会怕死啊……但是所有人……都获得幸福的结局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我一个人的话…就足够了……”她的身体微微颤抖,抓着我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谢谢”最后她这么说到,那晚她和很多人告别了,她一直挺到了清晨的到来,她说她喜欢太阳,因为太阳和晏华一样温柔。

我不知道她的故事是否都是真的,也不明白,她不幸福的结局怎么算的上是所有人都幸福的结局。

5.
[我喜欢陪她晒太阳,也喜欢慵懒如猫的她]

在她离去后的第二年四月,我的生活渐渐回归了正轨。

那本该是个平常的日子,如果没有电视里的新闻报道,如果没有。

妹妹的尖叫从客厅袭来,我不得不放下刚刚捡起的碗筷,快步向客厅走去,电视里播放的画面却让我头皮发麻,无数的怪物从黑色的洞中走出,它们冲散在街道上,攻击着四散逃离的人群。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高楼大厦冒出了火焰与灰色的烟雾。世界末日一般。

和她说的一样,[黑门事件]爆发了。

6个月后那座千疮百孔的城市终于被修复了,[神器使]出现了,中央庭建立了,黑门被封锁在了那片区域,城市也换了新名字。变成了从她口中描绘过无数次的交界都市。

我端起手中的杯子,给自己灌下一口水。我朝对面的人耸了耸肩,“喏 接下来的你就都知道了。”

霞抚摸着她腿上的黑猫,不可置否的看着我,沉默许久,最终她还是轻笑着开口了“我已经完成了和她之前的约定,但是她很有意思,我便继续看下去了。但是我没想到还会出你这样的变数。”

“我只是找个人说说故事。”我垂下眼睑,盯着手中的水杯,看着剩余的水在我的晃动下,出现了波纹不再平静。

“既然神打开了盒子 ,有意让这条时间线在世间延伸下来,那我就认定神,默认她找到了最好的结局。”我边说着边站了起来,转身向出口走去。

“如果和你说的结局一样呢。”霞的声音从身后传进我的耳朵。

“我知道不能干预,我没有能力弑神,所以我会向神明祈祷她的幸福。”我转过头直视着霞如同红宝石般的双眼。“我喜欢她,我喜欢陪她晒太阳,也喜欢慵懒如猫的她。”

“我是外来者,但是我不想只做旁观者。”我转过头白夜馆外面的太阳依旧明媚。和以往的夏天一样。

“好运。”半响身后只有这句话传来。

6.
真正的七天开始了,我在电视上见到成为指挥使的她了。
和很久之前一样,充满活力,眼里有着无尽的光芒闪烁,依旧充满活力。

[有你的幸福,才是所有人的幸福。]
[神明,请允许我向您祈祷她的幸福。]
[在所有人都幸福的终点,我希望她也幸福。]